搬家公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新家地址:http://xiaofeidao.blog.sohu.com/[1]或者:http://blog.sina.com.cn/xiaofeidao[2]
跟博客网说再见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本来以为这个标题不会出现在我的笔下,我是个选择前很挑剔,决定后就很专一的人,当初在博客网开博,大半是因为操作傻瓜,界面简洁,结果一写就04年坚持到了现在。 这4年里经历了很多事情,06年门户网站开始纷纷经营自家博客,在新浪和SOHU工作的朋友曾建议过我搬家,我没动,因为觉得折腾着麻烦,当时大概是200多篇文章,四五十万字。不过朋友情面难却,在SOHU和新浪上开了分店,就想权当备份,每次更新,都是在博客网这边先发,然后再上SOHU和新浪更新。 甚至在去年,情况看起来还不错。当时接到博客网电话,说他们在帮NOKIA做一个影像社区,需要找一些资深博友做测试。我答应了,还签了保密协议。这些让我觉得,博客网运行还比较平顺,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 上个月某一天开选题会,同事报了博客网员工向方兴
故人来2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本科毕业后,我去了北京,到今年正好10年。这10年里,回去的机会屈指可数,每次都是行色匆匆,休年假这样可以不工作只管四处溜达的幸福生活,这还是第一次。 周末的时候,一群高中同学从成都各处跑来龙泉聚会,一共11个人——说实话,起码一半的人,在第一眼见到的时候,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是谁,时光这只手,真是这世界上最强的魔术师。 这个魔术师做的最普遍的事,就是让大家普遍变胖。好些同学在我的记忆里,还是高中时候的模样,那时候钱少肉少,每个人都在抽条一样的长,哪儿有什么废话长胖啊!可是这次看见,体型纷纷都赶英超美,尤其是几个以前以干闻名的排骨男,当把真人和名字对上号的时候,惊着我了都——真的是比整形手术还有效! 饭桌上的重逢之喜,都体现在推杯换盏上。我平常开车,不沾酒,也
故人来1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四川是父母一直生活的地方,也是我生长到18岁的故乡,那时候重庆还没直辖。至今父母两脉的很多亲戚,仍然在这里生活。这次趁着休年假回来,本想好好休息,没想到首先给我当头一棒的,就是成都的天气。 对这边的潮湿,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放在心上,好歹我也是在潮湿的环境下长大的,可是很快我就觉得手脚冰凉,而且室内比室外还冷。第二天,在北京自觉铁板身子的我,连打七八个喷嚏之后,彻底感冒了——这一病,才意识到自己离开巴蜀之地已经足足十年,早不适应这无雨潮三分,有雨十分寒的盆地冬天了。 回来这些日子,除了吃和陪家人,就是会故交。最先碰见的是老师。很少有人把老师划到朋友的行列,但是对我却不一样。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的确碰见过那种完全不配被称为师的老师,不过大部分老师还是非常尽心尽
千里不同天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刚下飞机,就感觉到空气的湿润——在北京,是不会有这样呼吸都能拧出水来的感觉的。来接我的妹夫说,成都这两天开始降温了,比较冷。我说北京这两天也降温,不过一就降到了零下,成都这降了温还如同热带。 往市区走的时候,所有的树啊草坪啊都是绿的,不像北京,两场秋风就把花花草草给吹得跟郭达的脑门一样精光锃亮。一开手机,就收到条短信:成都欢迎你……好嘛,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 之前朋友问,回成都除了陪父母,最想干嘛。我的答案完全是不假思索:吃!成都重庆好吃的东西太多,完全数不过来,所以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闭上眼睛吃就好。回来第一顿,吃凉拌兔,我的天咧,差点把舌头给吃下去;还有凉拌的鱼腥草,美味啊,可是这么好的东西,在北京居然没什么人吃,说觉得腥……唉,吃臭
很不装的午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今天跟同事吃饭,地点在工体里的茉莉——这是那些对情调比对菜品要求更高的家伙们常来的地方,奥运期间被美国代表团包了下来,改成了美国之家——很多人找到这里的时候都会比较惊奇,因为印象中一直比较老土的工体里竟然还会有这样一片有树有水的地方。 进去东转西转,还是没坐在屋里,跑到旁边有玻璃屋顶的隔间坐下来,这几只跟我一样,只要有阳光就立即变成向日葵,一点不犹豫。还在欣赏窗明几净小桥流水,听旁边一家伙悄悄问:“这里贵么?”我回头说:“VERY贵。” 另一家伙就说,呀,这小子都说VERY了,那一定不便宜。就问我:“平均每个人多少钱啊?”我就想了一下,那俩很紧张地看着我,直到听我说:“平均每人100多吧……”那俩如释重负,一个说:“嗨,以为多贵呢,还好还好,兜里钱够。”另一个说:
比赛半日游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今天带队参加了一次北京市记协主办的首都新闻界乒乓球比赛,过程简短,情节跌宕,非常之有趣。 比赛由工会组队,俺这个体育委员就成了领队。比赛实行的团体制,三人中必须有个女选手。第一场就碰上兄弟单位千龙网,第一个选手已经上场了,才发现我们其他两个人都还没来! 崩溃了,马上给他们打电话,他们都说已经到了,可就是转了半天找不到地方——这个比赛安排在一个巨大的建材城里,地点非常的无厘头,让我想起当年在戒毒中心举行的团市委羽毛球比赛——11分制的乒乓球比赛其实非常快,两个电话的功夫,那边比赛已经结束,输了! 这是第二个男选手陈波同学终于跑着出现了——该同学是一个三无选手:无球拍、无球衣、无热身,因为时间赶,穿着晚上做版的衣服就直接上场,稀里哗啦,又输啦! 我在旁
记着,这是个节日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 以前我并没有觉得11月8日是个太特殊的日子,哪怕后来被冠上节日之名。 在来北京读书前,我对文字的兴趣更多是在文学上,文学是可以虚构、夸张和想象的,那时候的生活也多少不那么塌实。来北京只是因为喜欢写东西,并非像有的同学那样一开始就有铁肩担道义这样宏大的目标。 现在想起来,在新闻学院教我们专业课的,大都是些老学究。这些从新华社大小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老同志们,每天最喜欢教导我们的,就是“跟党的路线保持一致”。那段时间我最喜欢上的是英语课,因为可以免修。最喜欢参加的也是,因为可以答了卷子供兄弟们传阅——而那些专业课,说实话,我没太努力学,并不是我不喜欢,而是有的东西实在不合拍。 记得很清楚的,1998年,我们用的新闻写作教材,里面还在用1982年“城乡副食品供应充
半夜鸡汤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北京城忽然就冷了下来。前几天还绿意很浓的叶子,现在被风一吹,全都成了满地零碎。清晨或者深夜,已经有了冬天的感觉。那个热火朝天的季节,嗖地就过去了。 晚上休息在家,本来在打诛仙,挂机的时候人闲了下来,不知道哪根筋忽然不对,跟自己说:这么冷的天,炖锅汤吧?然后就想起,父母走的时候,好象在冰箱冷冻室里放了一些排骨,好,就炖排骨汤! 在冷冻室翻了半天,翻出一袋冻得满是白霜的肉块,使劲看了看,好象是骨头,但又好象不是排骨,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水里解冻。主料解决了,配料呢?我翻! 翻了10分钟,从我妈他们常用,而1年我也不开一次的柜子里翻出来1袋黑木耳、1袋东北小榛蘑、半包香菇……喝,存货还挺多。洗之,泡之。再看化开的骨头,我倒,哪儿是什么排骨,明明是跺成小块的鸡腿!
嫉妒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辈子谁没有嫉妒过别人?我想可能很少很少。有的时候,嫉妒是魔鬼,有的时候,嫉妒却是动力。 小时候班上有个女生,很是出众,长得好看,成绩也好,老师也喜欢,父母还是北京去四川的,见过大世面……总之,跟我们这些厂区孩子就是不一样。那时候我说不出的嫉妒她,还总嘀咕为什么她就生得那么好。 小学4年级的时候,班上来了个体尖生,练长跑的,每当运动会的时候他一个人总是能把所有参加的项目冠军拿到,很是拉风。那时候我也嫉妒过他一阵,因为只要他出现在运动场上,所有人尤其是女生的目光都给丫勾了过去! 刚上初中的时候,英语不怎么的,偏有个女生就靠英语一科跟我争第一,每次我其他6门超她的分数,被她1门英语就都给拉了过去,可气人了。后来也嫉妒过她的英语一阵,就觉得她肯定不是她父母亲

小飞刀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