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不语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豆豆来我们家已经四年了,这四年里它先是在北京长到半岁,又跟着父母从北京千里迢迢坐火车去了成都;去年父母要来北京,本想把它留在成都,但是一家人思前想后,还是担心别人照顾不好它,又千里迢迢从成都托运到北京。

      前不久父母回成都,豆豆第三次坐火车。这次它一点也不害怕了,托运的时候一声不吭。别人见到手续发现这些年它来往京蓉若干次,都很惊奇,说这狗是什么名贵品种么?我们说不是,很普通的一个串串而已。人家就感叹,你家狗真幸福啊。

      我妈有时候也跟我说,豆豆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虽然投胎为狗,但也有机缘来到我们家,衣食无忧,比那些流浪狗幸福太多了。

      豆豆的回报就是,它以惊人的灵性,表达着它对我们的情感。每天晚上我下夜班,哪怕它睡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也会爬起来跑到门口,抱着我的腿,跟我亲昵一会儿。每次父母带它遛弯,它只要看到谁落后了,就会站在那里等着,一刻也不会让两个老人脱离视线范围内。家里要是有人吵架,气氛不对了,它就会趴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希望战争平息……

      有次它生螨虫,打针,它其实特怕,但是我妈跟它说,豆豆,这是治病的。它就乖乖地让打了。我妈总说,豆豆就是不会说话,如果它会说话,还不知道会用怎样的语言表达它的幸福呢。

      今天跟朋友吃饭,从湘肠香出来,正准备开车离开,忽然发现旁边的草坪里有一只白猫。走过去一看,是只流浪的波斯猫,估计只有1岁多点。见我过去,叫了两声,却不跑开。我挠挠它的脖子,它居然马上就把脑袋贴了过来,这样熟悉和温暖的动作,它应该是只家养后来被遗弃的猫。

      好心的朋友到旁边的超市去给它买了一包猫粮,喂的时候猫咪站起身子,我才发现它的一条后腿已经断了,是老伤,应该是以前被人打断的,受伤的时候没人帮它接上断骨,现在自然痊愈了,那条后腿却永远地短了一截。

      大口大口地吃完猫粮,猫咪趴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这是很多家猫的习惯,吃饱后以此取悦主人,也表达自己的欢愉。它虽然瘸了一条腿,仍不失为一只可爱的猫咪。只是我们没法把它带走,它对人类多少还是有了些恐惧,摸可以,要抱它就逃掉。

      回去的路上,我们还在说这只猫。朋友说怎么会有那么狠心的人,遗弃它,甚至还有人打断它的腿。我说,这猫也就是不会说话,如果会,还不知道会说出多少伤心的故事呢。

      话一出口我就愣了一下,想起我妈说豆豆的话。一猫一狗,皆是生灵,它们和我们,只是会不会说话的区别而已。或者说,它们就是不会说话的人——因为谁也不知道你的下辈子,还有没有这个福分,成为可以安享繁华的红男绿女,抑或是一不小心,带着现在的恣意记忆,脱胎为一只猫或者狗,那时,不知道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需要人照顾的每一天?

      或许那时的我们,也只有跟它们现在一样,选择不语。

<< 盗号的幽默 / 第一次击剑比赛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小飞刀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