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半夜鸡汤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北京城忽然就冷了下来。前几天还绿意很浓的叶子,现在被风一吹,全都成了满地零碎。清晨或者深夜,已经有了冬天的感觉。那个热火朝天的季节,嗖地就过去了。

      晚上休息在家,本来在打诛仙,挂机的时候人闲了下来,不知道哪根筋忽然不对,跟自己说:这么冷的天,炖锅汤吧?然后就想起,父母走的时候,好象在冰箱冷冻室里放了一些排骨,好,就炖排骨汤!

      在冷冻室翻了半天,翻出一袋冻得满是白霜的肉块,使劲看了看,好象是骨头,但又好象不是排骨,不管三七二十一,扔水里解冻。主料解决了,配料呢?我翻!

       翻了10分钟,从我妈他们常用,而1年我也不开一次的柜子里翻出来1袋黑木耳、1袋东北小榛蘑、半包香菇……喝,存货还挺多。洗之,泡之。再看化开的骨头,我倒,哪儿是什么排骨,明明是跺成小块的鸡腿!

       一想,也成,鸡腿就鸡腿,无非就是排骨汤变成了鸡汤而已。洗好生姜和生蒜,切片,放十几颗花椒,一起到水里煮。水煮沸后放进鸡块,再度沸腾后,清出全部血沫,然后加料酒,少量盐,盖上盖子,关成文火,开炖。

       回到电脑前,继续跟一群死党打昆仑天将。打到第三轮,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挂机,跑回厨房,鸡汤的芬芳已经飘了出来。把泡好的木耳、香菇切好,和榛蘑一起放到沙锅里,继续炖。

       再回去,游戏里那帮死人们正在疯狂M我:“你跑哪儿去了!”我说:“刚觉得无聊,跑去炖了一锅汤……”话刚出口,队里忽然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每个人都用那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你?去炖汤?!!

      我说是啊,木耳榛蘑鸡汤。那边人这才相信我没有开玩笑,大呼小叫,说你居然会做菜?我撇嘴,有的人老下厨,但那只是作饭,不懂美食,而有的人正好相反。

      四轮天将打完,一票人又开始去打凶。打凶不用我扛,汤也差不多了,舀了一碗,一尝,鲜美无匹。跟队里的人说,喝上汤了,那帮半夜三更还在艰苦奋斗的家伙们顿时要抓狂了。嘿嘿。

      随后的两天,我吃到了鸡汤面、鸡汤饭、鸡汤抄手……以至……以至现在的我,一想起鸡汤,就反胃……

<< 记着,这是个节日 / 嫉妒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小飞刀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